特别报道——联合国的谈判代表抵达波恩,为2018年气候行动奠定基础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7-11-06 12:01

  

  在联合国气候变化巴黎协定通过两年之后,代表们齐聚德国波恩,继续研究制定实施该项协定的“规则手册”。

  此次会议是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UNFCCC)第23次缔约方大会,谈判代表们计划在接下来两周时间内推进巴黎协定的工作计划。他们还想要在设计“促进性对话”方面取得进展,促进性对话是一个政府间论坛,用于审议各国的集体气候行动。

  缔约方大会的主席国斐济也计划向波恩大会提出自己作为太平洋岛国的立场,包括把气候适应力、气候变化融资以及海事健康等作为优先议题。

  到发稿时为止,169个国家已经批准了巴黎协定,占全球排放的88%,165 个国家已经提交了各自的国家自愿贡献计划(INDCs)。今年早些时候,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美国到2020年会离开该协定,虽然这个世界头号排放国的撤离影响了将全球气温升高控制在前工业水平之上两度这一目标的实现,但这也促使其他的国家领导人们更加强了他们对持续致力于国际气候合作的承诺。

  在此背景下,联合国副秘书长Amina Mohammed在10月份斐济召开的一次“缔约方大会会前”讨论上警告说,“提高雄心水平是控制全球气温在本世纪上升低于两摄氏度的唯一办法,尽可能地使温度升高不超过1.5度。”同样的,第23次缔约方大会主席、斐济总理Frank Bainimarama表示,“没有巴黎协定的缔约各方履行他们已经做出的承诺,各国是不可能保护自己的。”

  在此次缔约方大会召开之前,联合国关于排放情况的报告刚刚出炉。上周,联合国环境署的数据估计,如果现有的巴黎协定的承诺都旅行的话,只达到实现2摄氏度温控目标所需的减排量的三分之一。世界气象组织研究发现,2016年大气中的二氧化碳排放量增长速度为史上最高,打破了80万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2016年,世界上很多地区都遭受了极端天气灾害的袭击。在加勒比、北美,欧洲,非洲和南亚,热带飓风、洪水、森林大火和旱灾使人类遭受重大打击,造成了严重的基础设施损坏。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执行秘书长Patricia Espinosa上个月表示,“我们必须尽全力加强减少排方和碳足迹的努力程度。不是明天,不是5年以后,而是今天。因为我们都已经看见了,天气灾害不会等我们。”

  波恩的谈判结构

  在第23次缔约方大会上,各国将会作为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的缔约国以及京都议定书的缔约国进行谈判。在两周时间内,政府和部长们将参加一次高级别会议。斐济还会召开关于气候背景下健康和人权等方面议题的高级别会议。缔约国们已经签署了一些事项,比如成立一个巴黎协定临时工作组(APA),继续现有的科学和技术咨询附属机构(SBSTA)以及附属执行机构(SBI)。这些都将为巴黎协定的实施勾画出具体的细节。

  促进性对话和全球情况盘点

  根据巴黎协定,缔约国们同意每5年审议一次各自的国家气候承诺。首次全面审议将在2023年进行,但另一个被称为促进性对话(Facilitative Dialogue)的初步评估将在2018年开始。今年,摩洛哥和斐济作为缔约方2016-2017年期的主席国,将报告促进性对话准备的情况,并就该计划征求缔约国意见。各方还将协商如何在去年相关工作的基础上,确定用于全球审议的数据资源。促进性对话的结果将为帮助各国在2020年修订各自的国家行动计划发挥关键作用。

  清洁技术

  清洁技术对于气候行动至关重要,其跨国界传播也会促进巴黎协定的实施。缔约方因此希望讨论细化2015年达成的一项技术框架协议,以为现有的技术机制提供总体指导。这个技术机制建立于2010年,目的是支持发展中国家应对技术发展和转让的政策和实施。5月,缔约方要求秘书处制作一份关于实施巴黎协定过程中技术使用情况的报告,包括过去和将来可能采取的行动。在第23次缔约方发挥上,谈判代表们将进一步讨论这些报告,并继续细化如何指导该技术机制。

  性别行动计划

  一年前,在摩洛哥的会议上,各方要求制定一份行动计划,帮助在实施联合国气候决议和授权过程中贯彻性别目标。一年以来已经举行了多次磋商,目的是协商最后的细节并在第23次缔约方大会上通过一项性别行动计划。UNFCCC的执行秘书长Patricia Espinosa在上月的大会预备会议上表示,“大量确凿的证据显示,女性参与气候政策和决议会产生更好的结果,更大的经济增长和更多的可持续成果。”

  气候融资

  气候融资也是第23次缔约方大会的议程之一。各方将审议包括气候适应基金在内的多项议题,并讨论执行模式。该机制10年前设立,用以支持发展中国家建立气候抵抗力和适应气候变化。各方还将继续探讨用于支持发展中国家的公共基金的计算模式。

  各方还将审议关于绿色气候基金的报告。该基金设立于2010年,用以帮助调动资金支持发展中国的气候减缓和适应能力。另一项将审议的报告是全球环境基金,这项伙伴关系协定已经有10年之久,用于促进环境行动方面的筹资,包括在UNFCCC框架下的筹资。各缔约方将就这些资金工作的多个方面提供指导。

  此外,缔约方也计划 讨论气候减缓和适应方面的长期融资问题,分析过去研讨会的成果,并为将来的研讨提供指导。另一个与巴黎协定执行有关的议题是,在动员向发展中国家的减缓和适应工作而提供资金资源方面,希望在决定缔约方应当提供哪些信息问题上取得进展。

  在波恩会议之外,法国总统马克龙计划下个月在巴黎召开一次峰会。因为发达国家政府先前已经承诺在这个十年结束之前动员1000亿美元的资金支持发展中国家的气候行动,所以在波恩和巴黎的会议可以在促进这一目标方面发挥重要的作用。

  合作的方法

  在执行各自的减缓行动时采取自愿合作的方法,是巴黎协定的一个重要内容,但是,这是一个富有挑战的问题,因为它涉及到各缔约方如何计划他们各自的气候行动。这些合作计划是在第六条,包括市场和非市场途径。6.2条和6.4条提供了一些使用“在国际上转移减缓成果”(ITMOs)的方法,以及如何使用来自境外的减缓成果。

  6.2条是关于ITMOs方面采取自愿合作的方法,关于这一项的讨论将集中在会计审核工作项目。讨论也将解决如何使得“促进可持续发展”、“确保环境完整性和透明度,包括治理”等概念具有操作性。巴黎协定要求缔约方寻求这种类型的自愿参与,这也是该协定带有所谓建设性模糊的地方。缔约方需要澄清这些内容,从而在使用ITMOs方面取得进展,比如减排信用的国际贸易,或者连接各个不同的碳市场。

  6.4条包括了一个新的机制,该机制将“为减缓温室气体排放做贡献,并支持可持续发展”。谈判人员将继续讨论这个机制的功能和治理,以及如何鼓励私人投资等议题。

  关于6.2条和6.4条的内容,缔约方已经提交了他们的议案。谈判人员将讨论 6.2条中合作方法的指导性原则,6.4条中这个机制的规则、模式和程序,6.8条中的非市场措施框架下的工作计划。一个可能的结果是包含有主要因素、甚至是一个授权的框架文本,提交给联合主席形成一个谈判文件,供明年中期会议进行谈判。

  应对措施

  为解决气候变化而采取的“应对措施”的影响问题,特别是如何最小化可能的负面性经济、社会或环境影响,是联合国气候工作中一个带有挑战性的问题。缔约方始终强调其重要性,特别是对发展中国家,在国际谈判中,联合国框架公约、京都议定书和巴黎协定都包含这个内容。但是,在开发相关的知识和跨境合作方面进展缓慢。后者被认为是十分关键的,因为很多缔约方认为应对措施的谈判是从贸易的视角看的。应对措施可以影响供求模式和贸易流,特别是化石能源和碳密集型的产品。因此,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在这个议题中提出了贸易问题,但是贸易和气候的关系不是联合国框架公约的一个正式的谈判议题。

  关于应对措施的谈判集中在两个议题上,一个是“改进论坛(IF)”的工作计划,是由SBI和SBSTA共同进行的;另一个是“服务巴黎协定论坛(FPA)”的设计。这些论坛正在计划帮助增强与应对措施影响有关的知识和理解,促进缔约方之间的合作和信息交流。但是,一些缔约方也提出,这些论坛是否也应当讨论针对应对措施的影响而采取的政策措施。

  “改进论坛”工作计划包括两个因素,一是“经济多元化和转型”,二是“劳动力的公正的转型和创造体面的工作和高质量的岗位”。SBSTA和SBI联合主席已经邀请缔约方就这个工作计划提出建议,以及是否需要模型工具以及在使用这些工具方面可能的培训。该论坛也可能继续讨论五月份召开的第一次临时技术专家组(TEG)的成果。谈判人员也会审议这个“改进论坛”的工作。

  关于服务巴黎协定的论坛,在缔约方大会召开之前,在11月4-5日举行了一个研讨会。下一步的谈判将集中在其功能、模式和工作计划,也已经邀请各缔约方提交在这些领域的议案。一个可能的成果是一个包含要素和授权的文件,供联合主席形成谈判文本。

  采取气候行动的关键时刻

  总体上看,第23次缔约方大会预计将是过渡的性质,谈判人员计划巴黎协定的具体执行,并改进促进性对话的一些细节。会议也为政府在2020年修改他们的减排计划做准备,期待有雄心水平更高的气候行动。然而,这也是特朗普宣布退出巴黎协定之后的第一次缔约方大会,从而将在这个新的背景下衡量国际气候合作的边界,以及在一个主要缔约方退出的情形下各国将如何接触和互动。

  ICTSD报道。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