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福的日子唱着过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30 09:03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炊烟在新建的住房上飘荡,小河在美丽的村庄旁流淌……”

  中午,马庄村礼堂传来《在希望的田野上》悠扬的管乐和鸣,村农民乐团团长孟辉告诉记者,乐团正在紧张的排练,为赴北京表演做准备。

  江苏省徐州市贾汪区马庄村农民乐团,这是中国具有传奇色彩的一支农民铜管乐队。30多年来,这些清一色的农民,用拿过镰刀锄头的手,拨弄着西洋乐器,把群众喜闻乐见的节目送到田间地头,把先进思想带到各个村镇。他们讴歌时代,褒扬传统,奏响了一曲乡村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和谐共生的协奏曲。

  

  徐州 马庄照片

  富了口袋 ,空了脑袋,那不是社会主义

  1988年,马庄村党支部书记孟庆喜做了一件让乡亲大吃一惊的事:投资12万元组建一支农民铜管乐队。小号、长笛、圆号、黑管、萨克斯、电贝司,还有架子鼓,他本人担任乐团队长……马庄村沸腾了。听惯了唢呐、二胡和乡间锣鼓的马庄村人听不惯洋玩意的“怪腔怪调”;穷怕了的马庄村人也看不得孟庆喜大手大脚的“糟蹋钱”。

  说起组建铜管乐队的初衷,今年71岁的老孟感慨万千。1988年,孟庆喜与村民聚在一起拉家常,收音机里播放起国际歌,老孟随口问了一声:“这唱的啥?”大家面面相觑,说不出个所以然,其中一青年壮着胆说,“调子很深沉的,可能是哀乐吧”。

  孟庆喜沉默了,他联想到村里不断发生的邻里摩擦、屡禁不止的酗酒赌博、寸步难行的殡葬改革、大行其道的迷信活动,孟庆喜心里沉甸甸的。贾汪区是全国知名的矿区,丰富的煤炭资源让村民成为先富起来的一部分人。但村民的口袋鼓了,脑袋却好象空了,这不是社会主义。第二天,孟庆喜就召开支部会议,认真商讨群众精神文化生活的问题,最终决定成立这支农民铜管乐队。

  没有老师,老孟就到市剧团去请,到省里高校音乐系请教,还聘请广西音乐学院的教授到村里上课。没有合适的训练场所,乐团在村里到处打游击,最后终于在村里一个僻远的、废弃的农机站找到一个落脚点。铜管乐不比民乐,鼓捣起来动静较大。为了不相互影响,队员们分散到屋外的树林中练习。12月的寒冬天气,乐器拿在手里冰凉刺骨,小号吹出的水立刻凝结成冰,除了敲鼓的队员,没有一个队员不是嘴上出血长泡。

  训练还不能耽误农时。夏初割麦时节,老队员孙健正在乐队赶编一支曲子,他父亲提着棍子追到乐队把他赶到田头,他一边割麦,一边还哼着旋律,手指被镰刀割破了好几次。家里人觉得他着了“魔”。

  改革开放初期,全国上下都在抓经济发展,作为村里带头人,老孟和他的农民管乐队每天忙着唱歌调琴,不可避免引来一些争议。孟庆喜去县参加“三级干部”会议,被一个副县长点名批评,“农村出了一个不务正业的干部,整天拿洋家伙瞎摆弄,是能吹出票子还是吹出粮食”?面对批评,老孟顶住压力,依旧执着地在村民大会上耐心给大伙讲“文艺搭台,经济唱戏”的道理。

  就这样,“铁”了心的老孟和着了“魔”的队员们把农民管乐团推到前台。

  1989年春节,徐州铜山县委、县政府举办联欢会,孟庆喜带着他的乐队第一次登上县里的大舞台,一支《西班牙斗牛士》镇住了全场观众,人们疯了一样地鼓掌叫好,乐队连续演了四首曲子才下台。此次成功表演,让马庄农民管乐队有了知名度,也为以后的发展铺平了道路。

  农民乐队成了马庄的广告,有了知名度,办起事来“绿灯”自然就多了。90年代初期,马庄投资建设水泥厂,资金短缺买不起设备,工程搁浅。老孟把徐州一家机械设备厂厂长请到村里看乐队表演节目。厂长的眼睛越来越亮,他说,“马庄能办这样的乐队,办厂子也错不了。”当即拍板,“水泥机械设备你们先用,见了效益再还钱。”一次就运来价值100多万元的设备。

  随着马庄农民乐队的名头越来越大,马庄村各项事业迅猛发展。先后办起砖瓦厂、化工厂、面粉厂、水泥加工厂、机械厂、塑料加工厂、食品厂和纺织厂等10多个企业。年产值千万元以上的就有6个,马庄形成农、工、商、贸综合发展格局。

  融入市场,产业化发展,马庄人的幸福唱不完

  从1986年孟庆喜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开始,几年间,马庄村这个一度鲜为人知的偏僻乡村发生了深刻而巨大的变化。1995年,马庄村还被徐州市命名为“首批小康示范村” 。

  在马庄村人朴素的认知中,小康的标准,一是“物质富裕”、二是“精神富有”。小康的内涵不仅仅是具体的经济的“硬件”,还包括文化的“软件”。马庄村连年被镇、区、市、省评为“双文明村”;马庄有苏北第一支农民铜管乐队,马庄村里每周末举行舞会,这些都让城里人都羡慕不已。

  对于马庄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发展,孟庆喜有一个形象的比喻,叫做“金砖不厚,玉瓦不薄”。他把物质文明比作金砖,把精神文明比作玉瓦,一个不厚待,另一个不轻视,二者同等重要。

  1997年1月,乐团在孟庆喜的带领下,唱着《马庄之歌》参加中央电视台农业频道为中国九亿农民演出的《欢天喜地庆丰收》春节联欢晚会。

  就在马庄村村民和着协调欢快的节拍,载歌载舞,沿着小康之路拥抱更加美好的未来时,他们遭遇到前所未有的挫折。2001年7月,贾汪区贾汪镇岗子煤矿发生爆炸,106名矿工被埋井下,13人生还。人命关天,中央、国务院紧急叫停那些村办、不具备生产条件的小煤矿,马庄村3对矿井也在关闭之列。

  矿井是马庄村集体收入的主要来源。矿井的关闭,集体收入锐减了4/5,还有必要把钱花在“吹拉弹唱”上吗?村里不少人提出异议,农民乐团处境尴尬,2002年,一批队员相继离队,开始自谋生路。

  农民乐团真的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吗?

  作为马庄村里的重要名片、“文化立村”的根本,农民乐队有15年的历史,解散太可惜了,忙于乡镇经济转型发展的孟庆喜分身乏术,把在徐州市梆子剧团工作儿子召回村,年轻的孟国栋挑起大梁。

  为了把散落的队员找回来,孟国栋一家一家上门劝说,在他的努力下,一批老队员相继回到乐团。王飞17岁就参加了农民乐团,中途顶父职到煤矿工作,在离开马庄村的几年中,他无时无刻不惦记着乐团。2002年小煤矿关闭后,他自己组织一部分村民,拉起一支建筑队伍,一年有十多万元收入。当孟国栋希望他助乐团一臂之力时,王飞毫不犹豫回来了。从2003年开始,只要手上没有活,王飞基本上每天都到村文化礼堂报到,礼堂成了他第二个家。

  农民乐团要生存下去,首先要解决钱的问题,孟国栋决定承接商演,小到几千元的婚丧嫁娶表演,大到十几万元的企业开业综艺演出,农民乐团都接。徐州地处苏皖鲁交界,在此后2到3年中,农民乐团几乎演遍了徐州周边苏皖鲁豫城市和乡村,乐团牢牢地站稳了脚跟,也打出市场知名度和美誉度。

  在农民乐团,每个成员都是“万金油”、“多面手”。“除了舞蹈,每个角色都能上”。孟国栋告诉记者,一台晚会,他既要担任主持、歌手、小品、相声演员,还要兼二胡、长号。

  农民乐团三分之二是女同志。在台上,她们是能歌善舞的“美娇娘”;在台下,则是啥活都能干、随时准备顶上的“女汉子”。王倩是从大井口村嫁过来的媳妇,2012年加入农民乐团。和娘家相比,王倩觉得马庄村的日子真是太幸福了。每天早上,王倩把孩子送到学校,就到礼堂参加排练,吹小号,说相声,唱歌跳舞,日子开心又充实。相比于“朝九晚五”上班族和围着老公孩子的家庭主妇,王倩多了从容和自信。

  礼堂隔壁又是另外一番热闹的景象,这是马庄村巾帼手工加工示范基地,老中青十几个妇女围住在一起,大家一边说说笑笑,一边手上不停赶制着各类别致新颖的中药香包。

  中药香包制作是马庄村又一项特色文化产业。2017年12月中旬,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马庄村,高度评价马庄村手工香包,并自己花钱买下一个“捧捧场”。

  孙中芹是香包加工一楼负责人,她告诉记者,在村妇联带动,村里200多位妇女参与了香包的就业创业,人均年收入达2.6万元。总书记离开后,马庄村的中药香包供不应求,目前订单已排到春节之后,预计从明年开始,她们的收入将上一个新台阶。

  “今后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孙中芹平时上班制作香包,逢年过节还参加村里民俗节表演活动,在嫁到马庄村的30多年中,她每天都过得开开心心。

  占领思想主阵地 保一方净地

  马庄人很忙,农忙时要忙庄稼,农闲时忙着排节目,演节目。农村的四时八节,马庄都推出各类综艺节目和民俗表演。没事扯闲篇,搓麻将,在马庄是看不到的,马庄人根本没有这个时间。同样,不正之风和歪风邪气在这里也没有生存土壤和空间。

  1998年有一天,从外地来了一位问卜算命的老先生,神神叨叨地在马庄支起卦摊。让他惊奇的是,很长时间过去,没有一双匆匆的脚步在在他面前停留。就在他纳闷、惶惑之间,来了一位大嫂,向他发出警告:“你怎么到这儿来了,快走吧,俺马庄村不兴这个”。无奈之下,算命先生收起卦摊,消失在村头。

  每月1日,是马庄村最庄严的日子,凡马庄村民都要集中到村中心的神农广场,在雄壮的国歌声中,看鲜艳的五星红旗冉冉升起,这个被誉为“华夏文明一枝花”的升旗仪式,把2700名马庄人的民心、民力和民智牢牢地聚拢在一起。

  每月25日,是马庄村所有党员集中学习日,学习党的政策,学习法律法规。

  “十九大报告绘蓝图,跟着党走信心足;新思想引领新时代,璀璨文明展情怀……”十九大开幕时,全体党员在村党员活动室收看了直播,十九大报告中所描绘的乡村振兴蓝图,让大家心潮澎湃。党员夏桂美作为农民乐团的“编外编导”,看了直播后久久难眠,脑海里就浮现出一个念头:要创作一个快板作品,让全村人都能充分了解党的好政策。

  当天晚上,夏桂美从10点开始创作,一直写到第二天凌晨4点,完成《新思想引领新时代》的初稿。丈夫是她的第一个听众。夫妻俩唱唱改改,几经雕琢,终于完成定稿。

  习近平总书记视察马庄村,观看了《新思想引领新时代》快板作品,称赞她们“编得好,演得好”,鼓励他们为丰富村民文化生活多做贡献。习总书记强调,农村精神文明建设很重要,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是辩证法的观点,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要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一起抓,特别要注重提升农民精神风貌。

  记者在村委办公室看到夏桂美,短款黑夹克,黑色马丁鞋,松松地围着一条大红纱巾,既有精神又有性格,很难看出这是一位59岁、有孙子孙女的乡村奶奶。

  夏桂美年轻时就喜欢唱歌跳舞、说快板、弹柳琴,她认为农民乐团是整个马庄村的魂儿,因为有了它,村民的业余生活丰富起来,精神世界更开阔了,自信心增强了;也因为有了它,全村经济社会的发展速度更快,村庄更和谐。只要有空,夏桂美就会义务创作快板作品,每年都要编写四到五个快板段子。

  目前,她现在正在创作新的快板作品——《习总书记来到马庄村》。说话间,她情不自禁表演开来:“初冬的午后暖洋洋,总书记来到马庄村。马庄的百姓心振奋,总书记惦记俺百姓。总书记,他边看边问边称赞,说马庄的发展有特点……”

  采访中,我们巧遇北京市通州区于家务回族乡仇庄一行考察学习队伍。仇庄“孝道”文化闻名全国,马庄村30年“文化立村”宗旨不变,仇庄村党支部王书信书记与孟庆喜坐在一起,交流各自治村的经验,畅谈两个全国文明村的美好未来。

  临近傍晚,我们走出马庄村村委会,伴着回荡的歌声,缝制香包的媳妇们开始三三俩俩结伴回家,神农广场上已跳起广场舞,夕阳余辉下,大妈们灵活、跃动的身姿与潘安湖粼粼的波光交相辉映,马庄村幸福生活显得富足又绵长。

  (责编:刘辛未)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